织天地为幻境。

白狐一梦
竹林水洞

道士讲故事系列二。

道士讲故事系列二。
烟花三月下扬州,扬州这地方车水马龙往来贸易不绝,道士眼底便也映着嫩柳枝鹅黄蕊碧清水,季道长生了副好皮相长眸挺鼻薄唇,许是久不出山门便总是如捂不化的冰柱子般抿着张嘴。便是如此也有人夸这道士俊朗非凡,这话传至道长那时。他只稍弯些眸,眼底似是泛起些零碎笑意,带的周遭移不开眼。那道士一清嗓,两指拈签声沉而缓。他说小道只不过让人看的舒坦些罢了,若说真正的好皮相一看七秀灵坊这二季道长拖长了尾音神也不知飞到哪去好一阵才言这二。便是那比龙门荒漠再偏些的光明圣教。
这圣教弟子若是姑娘则或一头棕红卷发长睫大眼,也有更美的杂了波斯血统便生异眸亮金发。只一眼便能勾魂摄魄似的。季道长讲到这儿,便等于言明自己认识这般的姑娘。道士稍侧些头,签击案板哚哚响才缓道下文。季道长认识的姑娘,性子爽快至极初入中原之时许是被人指点的多起初还紧搭遮帽只零碎散出几缕金发,道士还水囊之时方瞅见那姑娘容貌,灿金发零落额前,那眸一湛蓝通透一如日余晖暗金流动五官生的精致异常,若季道长未入山门怕也让勾了魂。谁知那姑娘转眼便以弯刀卡了道长颈子,官话发音同只猫叫唤般嚷了三遍道士才明白这是饿了。
这之后,道士出摊姑娘看摊。
道士卜卦,姑娘便直勾勾盯着那求卦的看。
同行同食分房而居。
偶尔便会听见此番对话那姑娘音软唤人似是卷着舌头“急善长。”
道士头都不抬的应她。“季仙长。”
“季烧长。”
“仙长。”
“签长”
“停。你便唤烧长。”道士终是妥协落了个季烧长的名。
再后来,落花变残雪也在这时那明教姑娘也终让人拐了去,身侧多了个藏剑山庄的少爷。
日日哄的那这明教虎眉开眼笑,仙长也唤的顺溜。
又是几载,道士记不清那日仍是落雪伴着皓月还是残星,不知是虎引雪来还是雪送虎归。明教姑娘似踏月而来,仍是副谁见谁怜的样子刀刃之上血已凝的薄脆。那明教姑娘见了道士赤足而奔头贴在道士颈侧泪便蕴湿季道长半边衣氅至少道士是如此觉得。
“hik tora dost daram ner”
道士从未听过这种语言,似是哼唱又似诵读,他只能抚着姑娘脊背暂时忘了三清道条一遍遍说那便回来吧。
季道长讲到这儿便不再言语,木签一掷入筒。倒是听客扯起胡来。
“道长说这姑娘…可真像长安城内那楼里的舞怜头头。听说也是金发异瞳。还背着命案…诶。”
道长没说是,偏也没说不是掩口打上半个哈欠摆出副送客神态。
摊前客散,白鸽停案。
季道长自那鸽腿上取下张条子上面字是秀气偏内容惹人恼斜斜书了‘季烧长三字后面加了句来看舞,给你瞅瞅朝圣言。过了这寸内这掉’末了还画个大黑点似是加重语气,道士笑的肩都颤便就纸写个已阅再让那白鸽带回去。寻思着怕是有段时间没法出摊,可惜可惜。
昔日人言万千世界极乐引,为君一舞朝圣言。而今谁可怜之。
猫科阿,总是边嫌弃边渴求温暖。虎与猫的差别怕就是猫终归可为了生存而暂时收了爪子。
而虎,若是惹怒了她。怕之前温顺如猫的假像终会被利爪尖牙取代被一口断了喉骨,沦为其腹中散食。
季道长阿,估摸还是喜欢虎打心眼里的喜欢。

#道士讲故事# #第一发# 黄昏的雪深切切的,好像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似的。能够淹没一切,却又润泽万物。季道长立在观门口,身形似松而孑立月光勾在道氅之上,似是覆上层霜说不出的清冷,季道长偏爱鹤长有人笑着与他逗趣说华山的鹤怕都是道长生的,你说这话时他便会侧眸睨你,那眸极为通透就如同屋檐之上凝的冰棱。 鹤阿,这种生物是极专情的情之所钟至死方休。那道士吁出口气,迎着华山冰寒一并消散。道士掸上下袍袖,目光正迎如钩月牙忽的便绽出些笑意,他说情之所至,一往而深终不过一场别离,许是夜深也不知道士这故事是讲给谁听。 旧日,道士见过个大夫,先生举手投足都透着抹书卷气然杀敌之时也是极为讲究,血不沾衣。过了几月,大夫引了位玄甲将军回家那之后道士再未见过大夫抬笔挥毫之间取人性命。 时日淡过,道士的摊仍旧摆在神都余半仙旁边。神都神都却无神护。 再几月,道士曾看见那先生在城门顶黯泣,那时的先生时极诱人,睫带泪鼻侧泛红,他说情不能终,何存于世? 风声萧索,云层层无光,先生折了笔自墙堰之上一跃而下归于尘土,道长只见墨发翻飞衣袍曳响道了声无量观。 日子过永不停,玄甲将军自战场归来身侧随了新的军医。 鹤。若亡之一另只泣血不去,可你又怎知你所衷情之人是鹤还是鹳,那玄甲将军牵着新军医的手堵在道士面前死活要算个姻缘。 “小道观都督,桃花命。姻缘线乱,人心也乱。” 玄甲将军郎笑一声拥着引欢而去,道士理着卦筒寻思晚上以何果腹口中囔了句。“人心难测,先生且归黄泉。”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剑三更新完后登陆界面闪退
po是一个人吗!
小伙伴们救救我
显卡更新了,也修复了还是闪退
真是上了浩气盟(。•ˇ‸ˇ•。)

女儿美美美,每天舔一舔。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